<span id="h5txb"><cite id="h5txb"><dl id="h5txb"></dl></cite></span>
<var id="h5txb"></var>
<del id="h5txb"><noframes id="h5txb"><cite id="h5txb"></cite>
<menuitem id="h5txb"><dl id="h5txb"></dl></menuitem><menuitem id="h5txb"><strike id="h5txb"></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h5txb"><dl id="h5txb"><progress id="h5txb"></progress></dl></menuitem><menuitem id="h5txb"></menuitem>
<var id="h5txb"><dl id="h5txb"><listing id="h5txb"></listing></dl></var>
<var id="h5txb"></var><menuitem id="h5txb"><strike id="h5txb"></strike></menuitem>
<var id="h5txb"><strike id="h5txb"><listing id="h5txb"></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h5txb"></menuitem>
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网 > 南平频道 > 环保 > 最新播报 > 正文

邵武千岭湖上有4位“较真”的河道专管员

2022-08-22 16:37:09      来源:东南网   责任编辑:王俊杰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少量的水葫芦,还得撑船打捞。 林传仁供图

东南网8月22日讯(通讯员 林传仁 肖世维 叶雯卿)已是中午11时32分,顶阳炙烤,邵武千岭湖的电站大坝旁,结束坝上垃圾清理准备回家时,一大片“水葫芦”“水花生”等垃圾又漂了下来。

“还是捞完了再回家吧!”62岁的肖厚田,与刘水先、熊春明、熊治水等3人,又穿上了救生衣,分乘2艘船,划向了河中央,一直忙到12时06分。

这是持续高温的8月22日,遇上了“突然”出现了垃圾下漂的“情况”。其实,他们每天都是这样,再热,再迟,再苦,也一定要把湖面“垃圾”彻底清干净。

这样的一天,在千岭湖常常“上演”!

千岭湖,邵武富屯溪上的一个宽广大湖,位于城区下游316国道旁,紧挨着拿口镇政府。二十多年来,这个湖内的水葫芦、水葫莲等水生垃圾成灾,整湖整湖的,绵延数百米上千米,难以根治,每年政府部门都要组织几次清理,却是效果不好。

“水葫芦、水葫莲、水花生及其他各种垃圾,除了难看外,还影响着包括鱼在内的水体生物生长!”肖厚田,千岭湖旁的拿口镇曲塞村人,长期靠打渔和贩卖河鱼为生,对千岭湖的水生植物垃圾痛恨之极。2019年1月28日,拿口镇政府将千岭湖水体保洁交给了第三方的光福环保工程有限公司,肖厚田被录用为河道专管员,负责千岭湖面的水体“保洁”。同样家住附近的村民刘水先、熊春明、熊治水等3名也成功应聘。肖厚田年纪最大,且更有水上作业经验,便为小组长。

当上水上“河道专管员”后,肖厚田等人,敬职,负责,较真。

刚开始,每天4人都要干八九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干得辛苦,活却还是干不完干不好。于是,肖厚田带领大家想办法,不断试验,一个多月便能熟练采用竹绳(用尼龙绳将1.2米长竹子按1.2米间隔一根根绑定)将湖中成片的水上“垃圾”兜住,并全部“移至”岸边打捞,改变了一船船捞运水上“垃圾”上岸的做法,效益提高了四五倍。他们还将先前使用四叉耙子挑垃圾上岸的工具,改为捞网,不仅快,捞得也更加干净彻底。

在千岭湖水上“保洁”快4年的他们,虽已“驾轻就熟”了,活却是不轻。一般情况下,每天早上7时,他们便下河干到中午11时30分,下午4时干到7时,周日为休息时间。但是,他们总要把湖面清理得干干净净才罢休,延长干活时间很正常。“我们只有周日休息,周一的任务就更重。遇上谁有事,总工作量却不变。所以,好几次因‘垃圾’特别多,还干到下半夜。”皮肤晒得漆黑的肖厚田,声如铜钟,质朴实诚。

他们的认真,还体现在巡湖,发现问题及时解决和快速上报,死鱼、死猪及其他异常情况都及时上报给了公司和镇河长办。

“我们4人都是河里长大的,但撑排到河里,我们一样要穿救生衣,保证安全。不过,到了岸上便脱掉,实在太热受不了。夏天是热,全身湿了干,干了湿。冬天却又是寒冷了。”肖厚田说,“看到河清鱼游,辛苦却很开心!”

4人的用心尽力,得到了公司和上级领导的肯定。今年第二季度,肖厚田还被授予“南平市优秀河道专管员”。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更多>>视频现场
韩日欧美